第606章 好可怕的梦

小说:佛系神医 作者:千岛女妖
    “应该不会的,你父亲做事沉稳,没有十足的把握,他是不会去冒险的,放心。”牧莹宝嘴上安慰着辉哥,心里也在祈祷着那个人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半宿的还没睡,牧莹宝因为陌云白那奇葩写的信是半点睡意全无,辉哥也很是精神。

    娘俩就坐在书房里聊天,聊的最多的就是在幽城时的那些事,还有益海的石海村,三阳码头,还有辉哥在那结实的朋友海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那贝壳做摆件的生意做的如何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儿子想吃皮皮虾了。”辉哥很是怀念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馋海鲜了。”牧莹宝也跟着吧唧吧唧嘴。

    娘俩说罢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辉哥干脆把牧莹宝给的大礼包往书案上一倒,仔细的看着每一样自己没见过的小食。

    拿起一根带着小棍子的,问牧莹宝;“母亲,这个叫什么?”

    牧莹宝笑着告诉;“棒棒糖。”

    “棒棒糖?”辉哥拨开包在上面的纸,就看见棒棒的上面,是圆形的透亮的小球形状的。

    试着舔了一下,很甜。

    “母亲,真有趣哦,粘在棒棒上的糖叫棒棒糖。那咱上次吃的那个雪糕,也有棒棒的,怎么不叫棒棒冰?”他随口问到。

    牧莹宝一听,顿时笑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你笑什么,是觉得儿子很幼稚,说了什么可笑的话么?”辉哥眨巴着大眼睛问。

    牧莹宝笑着摇摇头;“不是的,我之所以笑,是觉得儿子你很聪明,能够举一反三。上次做的那个雪糕呢,也有别的叫法,棒冰,或者是冰棒,还可以叫冰棍儿。”

    等到母亲的表扬,辉哥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咦,母亲,这里面是什么?”辉哥忽然发现,小零嘴里面还有个小锦袋。

    “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牧莹宝没有直接告诉他。

    辉哥把糖咬在嘴里,小心翼翼的打开小锦袋,取出一个东西来。

    一个长椭圆形的东西,上面有个小孔,穿着丝线编的绳,绳上还穿了一大一小两粒红色玛瑙的珠子。

    那东西上面有花纹,摸在手中光滑中还能感觉到清晰的纹路,感觉又不是玉。

    “母亲,这是什么?”辉哥稀罕的在手中翻看着,糖在口中说话不方便,赶紧取出来,搁在他自己的茶杯中。

    牧莹宝见孩子很是稀罕的样子,知道他是真喜欢;“这东西叫鳄鱼果,你看它表面有很多天然斑点仿佛很多的眼睛,所以也叫千眼菩提。

    它其实是一种树的种子,从开花到结子,要好几年的时间。这东西虽说是树的种子,但是却坚硬无比,实心的,可以打磨成把件,手串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东西大多数是白色的,红色和绿色的很稀有,有的话算是上乘的东西。长时间的把玩,精心保养的话,它的颜色会由浅变深,棕色啊,褐色或者是赤色,表面也会越来越有光泽。

    把玩菩提子呢,能够起到按摩手部的作用。人的手是与多处重要的器官的反射区,通过把玩中的按摩,对心啊、肝啊、脾啊肾啊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据说,菩提子手串把件什么的还能起到纯净心灵,让人神清气爽,心情愉悦等好处。

    据佛经中记载用菩提子做的佛珠念佛,可获得无量倍的功德,所以有些佛教中人,会做这个算是法器。

    只不过,所用的菩提子品种不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东西,我所知道了解的,也就是这些了。

    虽然我也不能确定,这些好处的说法是真的,还是只是传说,可是,想送你一件特殊的东西,做新年礼物。你是男孩子,不能送你珠花首饰,胭脂花粉手链什么的,想来想去,就选了这个。

    这个可是我亲手打磨的哦,可惜磨了三个,却都是白色的,你不喜欢,也只能将就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儿子喜欢,这东西在何处得来?儿子从来未曾见过呢。”辉哥放下菩提子,赶紧拿了书案边的棉巾,使劲的把手又擦了擦,生怕把母亲亲手打磨的礼物弄脏了。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,牧莹宝笑了;“这是上次跟你父亲逛街的时候,要买芝麻花生核桃那些,就进了一家铺子。无意中在柜台的一角看到的,那东家说,是他的小儿子跟着外邦的商队出去了一趟,路边看见的。

    当时好奇么,听说是一种树的种子,那树还一个别名叫菩提树,就买了十个回来,到家就先种了五个。

    结果一颗都没长出来,想着可能是气候或者土质的原因。

    剩下五个也没扔,就随手放在柜台上了。

    见我感兴趣,就说送了我了,也没收银子。

    对了,你想不想看看它的原本的模样?”

    辉哥连连点头;“想看。”

    牧莹宝立马起身,到橱柜的抽屉里,把先前磨好了两个,还有剩下两个没打磨过的都拿来给辉哥看。

    “原来它是这个样子的啊?”辉哥好奇的拿起一个,跟手中母亲送的做着对比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灰头土脸的疙瘩,打磨后华丽变身就好像带着花纹的玉石一般,好神奇啊!

    “你喜欢,这个没打磨的给你一个,空的时候自己磨一个吧,以后遇到心仪的姑娘,送给她做礼物。”牧莹宝逗着孩子。

    辉哥嘿嘿一笑,对着牧莹宝挤挤眼睛;“那母亲还留了一个没打磨的,是准备留给父亲玩呢,还是你自己磨了送给父亲?”

    “哎呦,长大了一岁,这嘴皮子也更溜了些,敢打趣我了?”牧莹宝伸手就在孩子的肩膀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辉哥也不躲,笑嘻嘻的把其中的一个没打磨过的放进自己的大礼包中。

    辉哥忽然想到;“对了母亲,这东西在咱延国恐怕还是个稀罕之物,要不,等初三上朝的时候,我跟那冯聚财说一下,以后咱商队去外邦的话,看见有,就采买一批回来,咱再打制成手串啊,佛珠什么的,肯定能赚一笔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,找你这样的话,用不了几年,咱就是最富裕的国家了。”牧莹宝认真的夸着。

    兴许是因为这孩子跟她在幽城生活了三年,每天到哪都带着他,所以,对于生活中柴米油盐的这一些生活琐事,他近距离接触的多,所以,对钱的重要性很了解。

    知道节约,还能嗅到商机,知道要想办法赚钱,而不是到百姓身上去剥削。

    娘俩又聊了会儿,辉哥心疼母亲,就让母亲睡会儿,自己抱着大礼包回正殿屋去了。

    牧莹宝寻思着那就躺会儿吧,不成想一躺,竟然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都快天亮了,她做了一个梦,梦中,薛文宇救了个姑娘,长得还挺好看的,然后那个姑娘非得要以身相许,薛文宇就把她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牧莹宝就伤心了,哭着哭着就哭醒了。

    发觉是在做梦,她心里却还是别扭着,万一是真的呢,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喜欢替嫁神医:腹黑世子,甩不掉请大家收藏:()替嫁神医:腹黑世子,甩不掉青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